4749正版香港铁算盘写一篇关于金融问题的文章~最好原创求大神帮

发布日期:2020-01-25 07:45   来源:未知   阅读:

  宝马全新3系插混版新车预计明年78866毞蔚芞踱絞奀狣輓賸旯晚腔悝汜2019爛婓兜毞,金融危机背后的心理问题年05月18日16:56 腾讯财经 我要评论(0) 心理因素不仅帮助美国步入了如今的经济危机境地,还可能会使其深陷于此无法脱身。在近期由宾夕法尼亚大学精神病学系(Department of Psychiatry)和费城精神分析中心(Psychoanalytic Center of Philadelphia)联合举办的名为“信心危机——经济衰退与恐惧经济”(Crisis of Confidence: The Recession and the Economy of Fear)的会议上,一个跨学科研究小组对当今经济形势背后的心理问题进行了探讨。 为解释造成当前经济衰退局面的原因,金融界使用了一系列的专业词汇,包括信用违约互换(credit default swaps)、按市值计价(mark-to-market)和次贷证券化(securitized subprime mortgages)等。而另一方面,心理学家则采用一套不同的术语来说明危机根源:希望、贪婪与恐惧。 心理学的语言表明了在诸如房价下跌及其他单调的经济数据背后,存在着那些心理不断变化的业主、银行家、企业家和不知情的投资者群体,也就是说,数据的背后是人。人们往往并不会根据各种精细的经济模式而行事,他们会做出非理性、有违自身最大利益、不根据数据而是根据感情判断为基础的行为。 “我们有各种数据表、财务报表、财务模型和规章制度。”宾大安纳堡传播学院(Annenberg School for Communications)教授卡罗琳马文(Carolyn Marvin)说到。“另一方面,我们拥有‘感觉’(emotion)。” 可以说,情感因素不仅帮助美国步入了如今的经济危机境地,还可能会使其深陷于此无法脱身。在近期由宾夕法尼亚大学精神病学系和费城精神分析中心联合举办的名为“信心危机——经济衰退与恐惧经济”(Crisis of Confidence: The Recession and the Economy of Fear)的会议上,一个跨学科研究小组对当今经济形势背后的心理因素进行了探讨。 “是否能够系统地思考我们有关经济的感觉?”研究小组主持人马文提出疑问。“信心”本身就具有两面性,一方面体现了乐观情绪,另一方面则易产生错觉。而经济术语是否也带有心理学色彩?“当局都尽力避免使用‘衰退’(depression)一词。”马文指出,“该词语不仅描述了一种市场状况,同时也代表着一种临床心理现象(压抑)。” 研究小组一致认为危机背后都有心理因素在起作用,而不同危机背后的心理因素也不同。房产泡沫背后是狂热和过分乐观的心态;缺乏自制力的消费者会深陷债务;很多自以为进行安全投资的美国人现在却要面临可怕的未知前途,他们感到震惊和深受欺骗。 狂热的一种表现 沃顿金融学教授理查德赫林(Richard Herring)认为,与历史上数次危机相同,此次经济衰退也是源于泡沫膨胀。“当人们完全是为了能够以更高价格卖出而买进时,就会产生泡沫经济。而各种经济泡沫通常是狂热的表现。” 赫林指出房地产泡沫并非新鲜事物。他出示了一份图表,显示了位于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绅士运河(Herengracht)地区400年来的房价情况。在这几个世纪中,实际房价平均年增长率仅为0.2%,“但期间房价曾上涨100%,而后又下跌了50%,波动极大。” 房地产市场要过很长一段时期才会经历一次兴衰起伏,平均周期为20年。因此当房价上涨时,鲜少有人会记起房价下跌时的景况。这正是当前全球危机所面临的状况,因为房价在1975至2006年间持续增长,而后却开始下滑。赫林认为,房地产市场的特性使得它特别易于出现暴涨和暴跌现象。因为该市场没有价格信息交换中心,交易成本较高,次数也不频繁,而短期内的房地产供应量也相对固定。由于一个周期长达几十年,因此很难说价格在长期内应该是多少。“我们确实不知道房价到底会怎样,所以总是难以分清是出现了泡沫,还是经济基本面在转好。” 房地产市场的繁荣与崩溃“几乎都与银行系统相关联,”赫林补充道。“经济出现利好时会促使房地产价格上涨,然后银行会放贷支持房市增长,因为人们现在可以提供抵押担保。”对价格上涨所报以的乐观情绪掀起了狂潮,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生投资者涌入市场,房价和投资热情也在不断增长。“当你被卷入到这种上升曲线中,通常你会沉迷其中并且走的很远。你也许会问,面临这种局面时监管者都到哪里去了,但他们通常会支持这种发展。他们确实喜欢房产抵押贷款,因为这些都是有形资产。” 在展示一张近期泰国房市泡沫破裂后遗留的一幢盖到一半的摩天大楼幻灯片时,赫林风趣地称之为“错置具体感的谬误(the fallacy of misplaced concreteness)。这混凝土建筑确实是放错了地方。”整个过程中感情因素再一次产生了重要影响。人们患的是“灾难短视症”(disaster myopia,指倾向于低估风险),或者是由于无法想象经济衰退的发生,又或者是由于他们认为危机爆发的可能性很小而无须担心。 房价直线上涨 “我想我们都同意过分乐观也许就是使我们陷入窘境的重要因素。”研究小组成员之一,沃顿商业与公共政策教授杰里米托巴科曼(Jeremy Tobacman)说到。“房地产价格充分体现了人们过分乐观的心态。” 托巴科曼谈到了凯斯-席勒(Case and Shiller)2003年对波士顿、密尔沃基、洛杉矶和旧金山四大市场进行的一项业主看法调查。在这四大市场中,80%以上的受调查购房者都认为未来几年内房价会上涨。当购房者被问到随后几个月内预期房价的增长率时,平均而言从波士顿的7.2%到洛杉矶的10.5%不等。 “过去几十年的数据比这些年度数据更惊人。”托巴科曼表示。当被问到“未来10年内,预计自己的房产价值平均每年增值多少?”的问题时,密尔沃基的购房者表示他们预期的房价增长率为11.7%。而旧金山的购房者则希望获得15.7%的收益率。 托巴科曼说,由于人们对未来都过于乐观,因此往往会做出后续的许多选择。例如,人们将信用卡的余额转到拥有较高长期利率的卡上,因为他们认为能够在低廉的初始固定利率(teaser rate)优惠到期之前还清所有债务(大部分人都无法做到这点)。无法及时偿还贷款的借款人在最终放弃并停止还款之前,通常要支付占贷款本金90%的利息。 对一家健身中心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虽然健身中心也提供每次10美元的按次付费服务,但平均每月只光顾4次的会员们仍会按月支付85美元的月费。“当人们认定要做什么的时候,会倾向于拒绝接受现实。”托巴科曼说,“我们只是任性而为,不愿去想那些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在当前的经济泡沫中,购买者和贷款人都对未来前景过于乐观。购买者忽略了无法按时还贷的可能性,因为他们认为房价会不断上涨,并且还可以出售房屋或是重新贷款。贷款人同样无视可能出现拖欠债务的问题,因为攀升的房价使他们很容易就能将不良贷款从账上消除。约翰肯尼斯加尔布雷思(John Kenneth Galbraith)在《大崩盘》(The Great Crash)一书中讲述了导致经济大萧条的各种历史事件,托巴科曼引用了其中的说法:“银行家们一直在不断鼓励那些相信经济永远繁荣的人们。其中有很多都抛弃了守卫国家经济悲观论的历史使命,开始沉浸于短暂的乐观情绪。” 托巴科曼说,“我认为问题在于,这种相信美好未来的强大动力到底何时能在市场引导下形成,又会在何时失去控制?” 宾大心理学教授安吉拉李达科沃斯(Angela Lee Duckworth)指出,本次危机中的消费者债务激增问题也与自控能力有关。“无法延迟满足是一个长期困扰人类的问题。无论男女老幼还是聪明与否,我们都要与自制力作斗争。” 达科沃斯对自我控制的解释是:当面临两种选择,并且其中一种明显更好,而另一种却更诱人时,能够做出决断的能力。例如,节食者在面对巧克力蛋糕时,明知最好不要进食,但最后却往往忍不住要去吃掉它。在房地产泡沫问题上,购房者由于自制力不强而导致所购房屋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能力。贷款人由于自制力不强会为了获得短期利益而接受不可靠的抵押贷款。 达科沃斯指出,多年来美国人总是存少花多。她提到了查普曼大学(Chapman University)助理研究员史蒂文耶尔斯塔德(Steven Gjerstand)和该大学经济学教授、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农史密斯(Vernon L. Smith)近日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一篇社论中的观点,文中称“起源于消费者债务,尤其是社会低收入群体的消费者债务的金融危机,会快速而猛烈地扩散到整个金融体系。我们似乎正在目睹第二次大规模的消费者债务危机的爆发,同时也是一场大规模消费狂潮的尾声。” 达科沃斯补充到,“我父亲在餐桌谈话中提到过的观点听起来很正确,他说‘美国人总是喜欢过着超过自己收入的生活。’我想我们的确是这样。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所有人都喜欢超前消费。” 达科沃斯认为,在人的一生中自控能力会发生显著变化,这是因为大脑中主导人类控制冲动、延迟满足感的前额叶皮层比大脑其他部分都较晚发育。“从出生之时起,人脑的皮层下区域和脑干部位就相当成熟了,就算不完善也会很快发育好。因此,这些部位所控制的情绪和动作可以马上发挥作用。” 达科沃斯说到。但是人的前额叶皮层却要等到20多岁甚至是50岁出头才能完全发育成熟。 “这里存在着延迟的问题,我们会产生情绪和行为冲动,但至少要等到25岁我们的前额叶皮层发育良好时,才能控制住各种低级欲望。4749正版香港铁算盘” 达科沃斯还提到,心理学家沃尔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进行的测量幼儿延迟满足能力的研究(让幼儿选择是立即吃掉1颗糖,还是过一段时间能够吃到2颗糖),预测了这些幼儿长大后在学业能力测试(SAT)分数到离婚和吸食可卡因等方面的一系列行为结果。“我认为这些看似令人难以置信的研究结果其实很可信,因为沃尔特米歇尔用一个简单实验就得出了我们在那个经常要面对的窘境中的反应,那就是:以后更多,还是现在来一点?” 达科沃斯称,之前以及随后关于延迟满足的研究显示,自我约束能力比智商等因素更能说明今后能否获得成功。更好地了解自我控制的心理因素将有助于“制定出符合人性现实的方针政策。” 信任问题 “当泡沫最终无可避免地破裂时会发生什么事情?”赫林问道。情势会发展到另一个极端。“人们总是设想市场会变糟,然后就想要退缩,但常常会反应过度。很长一段时期内人们会极力避免冒险,直到能再次使他们相信投资房地产是安全的。” 费城精神分析中心培训与管理分析员大卫M萨克斯(David M. Sachs)认为,当前的全球性危机不仅是信心问题,还关乎信任。“在伯纳德麦道夫(Bernard Madoff)事件中,他不受道德约束而滥用金融手段。而在美国国际集团(AIG)事件中,则是通过复杂的金融操纵手段而损害他人利益。”希望免遭上述这类伤害的普通公众却经受了类似911事后的那种巨大创伤。“对安全和可靠性的正常期望被猛然打碎了。”萨克斯说,“典型的受创后情形就是,人们计划未来时不能再基于以前有关安全或是危险的旧想法了。在如何获得满足的观念上也发生了彻底转变。” 萨克斯表示,现在人们更愿意将钱存起来而不是花掉。他们很难相信政府所做出的承诺,因为正是政府让他们倒下了。 为阐述自己的论点,他虚构了一名叫做贝蒂Q帕巴雷克(Betty Q. Public)的病人。贝蒂是个图书管理员,有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她的丈夫约翰刚刚丢了工作。“她感到受骗了,因为她和丈夫一直进行保守投资,却被贪婪而狡诈的商人欺骗。现在她已对无法保护他们免遭企业诈骗的政府失去了信任。不仅如此,她现在也基本不再相信那些情况会在短期内转好并让他们实现从前目标的期望了。” “贝蒂不是资深经济学家,但她也知道一些人通过滥用其他人的钱而暴富,这个‘其他人’就包括贝蒂一家。”萨克斯说,“总之,贝蒂和约翰没有犯任何错误却受到了惩罚,而那些不诚实的人却安然无恙。” 萨克斯指出,帮助人从创伤中恢复对了解如何帮助经济复苏有启发意义。人们要“追究经济灾难始作俑者的责任,并采取一切行动阻止他们再次危害经济。”此外萨克斯还表示,人们在对政府和公司领导人重拾信任之前,还需要看到更多他们能够尽职尽责的证据。 “人一旦受过伤害,承诺就会变得危险而不再安全,因为诺言需要信任来支撑。”萨克斯说,“受害人自己会决定何时能再度给予信任。而这需要时间。”